第55章 番外三

  热心市民唐重见义勇为,已经是清宁市眼下最热的话题。

  记者在楼顶简单采访,大致就是询问救人的感想,在哪儿工作,以及家庭情况如何。

  其他的问题,他都是凭着这副身体的记忆,原模原样回答。

  唯有问到家人时,唐重并没有依照记忆的提醒,说自己是孤儿,反而顺从本心诚实道:“在下的家乡在很远的地方,或许,此生都无法再回去。”

  说话时,唐重的长睫轻翳,犹如脆弱的蝴蝶停留在眼眸上。

  摄像大哥很会来事地将镜头推进,给唐重的眉眼切了个大特写,背后映着万家灯火,画面中漂泊青年的孤独感更浓烈了。

  “谢谢唐先生!”记者忙着回去赶稿追热点,朝唐重匆匆致谢,又到摄像机前查看过素材后,满意地带着其他工作人员离开。

  本以为这次采访,不过是他下河救人事件的尾声,却没想到,真正的热闹,才刚刚拉开序幕。

  经过一夜的舆情发酵,第二天早上,清宁市电视台一档社会观察类栏目提档播出,当期主题就是唐重这段采访。

  本就是当下热点人物,再加上后期煽情的旁白,以及画面剪辑加持。

  唐重,这样一个孤身漂泊异乡,却又心怀阳光向往美好的清漂青年,直接打动了电视机前无数观众的心。

  观众们搜遍了社交媒体,找不到唐重的账号,便纷纷打电话给电视台,要求跟进相关后续报道。

  从外头回来后,唐重的手机几乎就没安静过,社交应用消息、短信音、电话铃声轮番响起。

  身体的记忆让他知道如何使用手机,唐重便尝试着接了几通。

  有公司打来,通知他由于连续翘班,被正式辞退。

  有好久不联系的朋友,问他是不是红了就不认哥们儿了?

  而更多的,是不知从哪得到他号码的狂热观众,在电话另一头激动告白。

  唐重被弄得有些懵,从没料想过,这个世界的人,对待他这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,竟能如此热情和疯狂。

  他不太适应,更无法理解。

  于是,在手机很快没电自动关机后,唐重便将它放进抽屉里,打算以后也不再使用。

  “哎呀,不得了啊!”胡大妈刚买菜回来,连菜篮子都没顾得上放家门口,就匆匆上到楼顶来表功。

  “听门卫说,一大早就赶走了七八个想闯进小区看你人!幸好我跟门卫熟,让他可得看紧些,别让那些人溜进来!”

  唐重点头致谢,但还是有些不解道:“他们为什么要来看我?”

  “当然是因为你红呗!”胡大妈只当是在开玩笑,忍不住在他手臂上拍了一把。

  这孩子明知故问,还想着拿阿姨寻开心。

 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这两天总觉得唐重比以前顺眼了很多,都变得更加有礼貌了。

  咕咕……唐重的肚子被晃得叫了一声。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天一夜,除了鱼汤,他啥都没吃。

  “哟!没吃早饭吧?”胡大妈看着他清瘦的脸颊,再想到此前电视里的画面,一时间爱心犹如黄河水泛滥。

  不由分说,她已经拽着唐重的胳膊,朝楼梯口拉。

  “走,阿姨给你做好吃的去!”

  #

  不等唐重吃完饭,胡大妈家房门上便响起敲门声。

  这一回来的,是电视台另一档访谈栏目的编导。

  听说要邀请他去电视台录制栏目,唐重有些抵触,婉拒道:“这里的许多东西,在下还不太明白,怕给大家添麻烦。”

  “怎么会!只要唐老师肯答应,其他事情都包在我身上!”

  编导诚意满满地拍了把胸脯,担心自己的话没分量,又看向一旁的胡大妈,企图多搬一位救兵过来:“阿姨,您肯定看过我们节目吧!”

  胡大妈手里虽忙着织毛线,耳朵可听得真真的。

  这年头,旱的旱死,涝的涝死。平时跟老姐妹们出去拍照,她都不是最惹眼的那个,要是把上电视的机会给她,足够在姐妹面前炫耀好几年!

  只可惜,电视台找的是唐重,又不是自己。

  “哎!我看又有什么用?又不是来请我的!”只怕是胡大妈有心,电视台无梦。

  编导心思活络,立马从她酸溜溜的话里听出了名堂,随即转变话头:“那就一起去呀!您作为唐老师的好邻居好房东,当然可以一并上节目!”

  胡大妈!

  下一刻,唐重面对的就不仅是编导的软磨硬泡,还有胡大妈的推波助澜:“阿姨都活大半辈子了,还从没上电视露过脸呢!就当阿姨求你了!只要你帮我这一回,以后想吃什么好吃的,尽管跟阿姨说!”

  看着胡大妈恳切的眼神,本心纯善的唐重有些动摇。

  重新思量了半晌后,他像是下了很大决心,艰难道:“好吧,晚辈依您便是。”

  #

  两天后,到了跟编导约定好的日期。

  胡大妈起了个大早精心打扮,冲天丸子头上扎着假发圈,脚下还特意穿了年轻时的红色高跟鞋。

  反倒是唐重,黑色羽绒服配牛仔裤,浑身上下一点亮色都没有。

  编导推门进到化妆间,看到唐重这身素到离谱的穿着,立即叫来服装师想办法。

  不一会儿,服装师推来两个带轮的衣架子,上面满满当当全是男士衣服。

  大致看过唐重的身材,服装师挑了几身想让他试,却只见唐重的眼睛,一直盯着角落里一套微微起皱的汉服。

  “不好意思唐老师,那是别的栏目拿来的,还没熨烫呢。”

  “不妨事,在下从前穿衣都不需要熨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服装师有些摸不着头脑,转而望向编导。

  编导生怕唐重临时反悔,赶紧同意:“听唐老师的,喜欢就穿上试试!”

  几分钟后,唐重从更衣室出来,化妆间里的众人几乎都倒抽一口气,目光落在唐重身上,半天错不开眼。

  只见一袭白衣郎君,翩然扶风而来。

  起初唐重穿着羽绒服,倒还没觉得有多特别,现在换上汉服,他骨子里的收敛性情,和举手投足的守礼仪态,让在场的人都差点以为,他就是从古画上跑出来的。

  胡大妈也看得入神,没想到自家楼上,原来住了个这么精神的小伙。

  接下来的节目录制非常顺利,唐重穿上汉服之后,整个人也变得自在许多。

  主持人随机应变,以为唐重是汉服爱好者,便问了一些古代服饰的常识问题。

  唐重不仅一一答了上来,还非常专业地讲解了许多古时民风民俗,直接将节目的质量推上了新的高度。

  栏目播出后,立即在网络中引发了一次大规模讨论。紧接着,又陆续有省级电视台和网络文史节目,专程过来登门邀约。

  对于这样一个对古代民风民俗信手拈来的人,各路媒体都如获至宝。

  观众们也惊喜地发现,唐重犹如一个永远挖不尽的宝藏,他对古代社会的了解程度,甚至比许多专家还要深刻。

 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,他的名字已经多次出现在社交媒体热搜榜上。

  许多网友都以为,唐重本人以及背后的团队,肯定是营销高手,热衷在各大媒体平台买热搜、博眼球。

  而只有跟他打过交道的人才知道,这位唐老师,不仅言行举止像古人,甚至连手机都不用。

  某天,两个银行的工作人员费尽辛苦找上门,跟唐重谈起信用卡违约的事情。

  自从挣到一些钱后,唐重便托胡大妈帮忙,买下了她家对门的这一户,从楼顶的出租房搬了下来。

  “唐先生您是名人,要是信用卡里的债务一直不还,对您的声誉也不好。再说,您现在也不是缺钱的人,对吧?”

  唐重努力在脑海中搜寻一番记忆之后,才后知后觉点点头。

  这些日子比较忙,他差点忘记,这副身体的原主人,还有一些债务没有了结。

  将银行的工作人员们请进门后,他在一堆旧物里,翻出了早已没电的手机,等重新充电开机,他才查清楚信用卡里负债的金额。

  “各位请稍坐片刻。”

  说完,唐重转身进入卧室,一会儿吭哧吭哧拖了两个大木箱出来。

  “这里面是在下近日攒的家底,应该足够抵债了。”

  工作人员们凑过来,看着眼前不知从哪个二手市场淘来的雕花木箱,都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  鼓起勇气打开盖子,看清楚里面东西的一瞬间,两人实实在在傻了眼。

  只见左边木箱中,满满全是百元大钞。但并没有百张一捆整理好,而是松散地堆叠在一起,鼓鼓囊囊堆了一大箱。

  而右边木箱里,全是银晃晃的一元硬币,也扎扎实实地堆了大半箱。

  “两位看差多少,直接拿去便是。”唐重诚恳说道。

  工作人员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,有苦难言。

  这年头,用钞票的人本就少,更别说存一大箱子硬币的。

  看样子,这回他们是碰到了硬茬,知道不能拒收人民币,便专门拿硬币来找麻烦。

  工作人员极力维持着脸上的表情,但还是忍不住幽幽吐槽:“唐先生喜欢囤现金的习惯,还挺特别哈!”

  唐重微笑颔首:“抱歉,在下不习惯使用手机,只好平时存着这些银票和银两,有劳二位了。”

  工作人员无奈叹气:我们谢谢您叻!

  作者有话要说:

  正儿八经完结啦!

  谢谢大家三个多月来的陪伴,么么哒!

上一页目录+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