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章 莞尔

  片刻之后, 苏安夏举着酒杯看着眼前的两人,有些困惑地出声:“你们怎么又回来了?”

  盛听淮薄唇轻启:“回来看看你,有没有醉死过去。”

  许之澜站在他身侧, 目光掠过他微微紧绷的下颚。

  她想起这人方才的反应,眼眸带着笑意。

  在她说完那句“是在暗示我跟你约会吗”后,盛听淮潋滟的眼眸一瞬凝滞。

  他挑起眼尾看她, 目光一错不错。

  许之澜注意到他的耳垂隐隐有些泛红, 弯起唇笑了笑:“我开玩笑的, 阿淮哥哥。”

  她看着他果真顿住的神情,起了促狭的心思:“你该不会当真了吧?”

  盛听淮解读出她眼中的捉弄之意,唇角有些自嘲地轻扯了下。

  他骤然靠近她,高挺的鼻尖距离她的脸畔不过几公分之遥, 气息若有若无。

  许之澜眼眸眨了下, 心跳有些加快。

  盛听淮伸出指尖,似乎下意识间本想扳过她的下巴, 最终绅士地收了回去。

  他语气散漫, 口吻仿佛带着点认真的意味:“别乱开玩笑, 许公主。”

  许之澜眨眼:“哦?”

  盛听淮漆黑的瞳孔中像是闪过了什么。

  他轻启唇吐露出几个字:“你阿淮哥哥经不起玩笑的,容易当真。”

  说完这句话后, 他漫不经心地勾了下唇角, 站直身。

  许之澜微微怔愣, 听他语调微扬:“走吧。”

  一路上两人无言, 彼此之间只有夜晚的微风, 和道路两侧闪烁的灯光。

  她陷入沉思, 琢磨着他话语的意思, 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撩人又被反撩了。

  按照道理来说, 她仅有的撩人技巧都是从他地方学来的, 应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才是。

  苏安夏唔了下,对着盛听淮挥了挥手:“我没事啊,你平时都跟剧组打招呼不让我喝酒,害的我酒量现在这么差劲。”

  盛听淮:“这倒是我的不是了。”

  他瞥了眼旁边许之澜一眼,唇角勾起弧度:“酒量这么差劲还非要喝,不管你管谁?”

  许之澜:“……”

  她结合前两次醉酒的经历,总感觉对方有在内涵自己。

  苏安夏撇撇嘴:“谁让你们都乱跑了呢,只剩我一个单身狗在这里。”

  她冲许之澜眨眼:“之澜,我是不是打的电话不是时候啊?”

  许之澜:“……”知道就好。

  盛听淮瞧着苏安夏这醉得不清的模样,语气散漫:“确实不是时候,只怕我们晚一点来,你都不知道晃悠到哪里了。”

  许之澜上前轻轻拍了下她的脸颊:“醒不过来的话,要不要今晚跟我睡?”

  苏安夏眼中微醺,她扭捏道:“不好吧,我怕我哥介意。”

  许之澜轻飘飘看了眼旁边的盛听淮,尾音拉长:“他介意也没有用。”

  盛听淮对上她微弯的眼眸,心间仿佛被什么东西轻挠了下。

  许之澜却像是没心没肺般移开目光,拉起苏安夏:“走吧。”

  方才嘴中还忸怩着说“不好吧”,苏安夏这会儿又脚步轻快地跟上来:“好啊。”

  盛听淮:“……”

  许之澜走了几步,突然回眸看向他,眼眸微弯如月牙。

  盛听淮心头微动,以为她是想到了自己,喉间轻动正要开口。

  只听到许之澜语调扬起,字里行间显得没心没肺的: “你酒量好,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。那就自便吧,阿淮哥哥。”

  苏安夏醉酒壮胆,冲他做了个鬼脸:“拜拜。”

  盛听淮捏着指骨,眼底情绪翻涌。

  见他一言不发没有任何举动,许之澜轻挑了下眉梢,拉着苏安夏离开。

  苏安夏一路上碎碎念:“之澜,你为什么要气我哥呀?”

  许之澜见她醉得不清,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。对方眨眨眼,怔愣着没有还手。

  她好笑道:“我哪里气你哥了?”

  苏安夏咦了声:“没有吗,我感觉他身上的酸气都要收不住了哎。”

  许之澜没忍住,轻轻勾了下唇角。

  苏安夏虽然醉了,眼睛却格外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细节。

  “之澜,你笑得好坏,你是不是在酝酿什么大招啊?”

  许之澜仗着对方目前是酒鬼,又轻轻捏了下她的脸颊,糊弄过去:“不,那只是你的错觉。”

  两人闹腾着进了房间。

  苏安夏见到她房间吊椅中的粉红抱枕,一把抱住后在吊椅上晃悠起来。

  许之澜止住她不安分的手脚:“小心一点,你现在小脑被酒精麻痹了,容易失去平衡。”

  苏安夏眨巴着眼,突然道:“之澜,我哥哥喜欢你,你知道吗?”

  可能是酒精上头,她说话没再顾忌什么:“好了你别说了,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了。”

  苏安夏捂住胸口,戏精附体:“你这个没有心的女人。”

  许之澜:“……”

  拒绝的人又不是她,她这么卖力表演做什么。

  她好笑着问对方:“你最近在拍什么剧?是不是天雷狗血入戏太深了?”

  苏安夏微醺的眼瞪她:“是真的,你别看他什么都不说的样子,我们旁观者都看着急呢。”

  许之澜轻轻拢眉,试探着问她:“他跟你说的?”

  苏安夏诚实地吐露:“反正他没有否认,而且真的有眼睛就能看出来哎。”

  她继续絮絮叨叨道:“你别看他平时一副不在意的样子。”

  “要不是前两天我跟苏霈催他一把,他可能还不会下定决心跟你表白呢。”

  许之澜琢磨着她这话里的意思,蓦地挑眉:“表白?”

  苏安夏轻叹口气,捂着胸口看样子还没出戏:“可惜了哎,你拒绝了他。”

  许之澜发觉醉鬼的思路不好跟,她疑惑道:“等等,他什么时候跟我表白,我又什么时候拒绝他了?”

  苏安夏眨眼,疑惑道:“不是吗,那你们刚刚单独出去做什么?而且他回来的时候,看眼神不太对哎。”

  许之澜心说那是他被她给撩得心不在焉了,不由莞尔道:“嗯,如果你没打那通电话,可能他就准备表白了。”

  这话当然是逗对方玩的。

  不料苏安夏当真了,她抱紧手里的抱枕,脸色悻悻:“哎,他肯定会记仇的。”

  许之澜见她如临大敌的模样,轻笑出声:“骗你的。”

  她想起什么后,挑了下眉梢意味不明道:“你猜错了,他好像不打算表白哦。”

  若不是她对音乐的敏感度,或者没有在他办公室误打误撞过看到那张乐谱,两个人可能还要扯掰更久。

  苏安夏啧了下:“他好怂啊,歌都写好了居然不表白。”

  许之澜附和:“确实。”

  盛听淮这个人,年少轻狂时什么撩拨的话都敢说,仿佛天生喜欢打直球。

  而现在的他却像是多了些许顾忌,含蓄的情愫蕴藉在了琴声里,非要她去揣摩破解。

  许之澜弯起眼眸,对苏安夏道:“你过来,我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

  对方眼眸微醺:“?”

  许之澜若有所思道:“表白的事,不一定要男生来做。”

  盛听淮这么多年对着她,能做到情绪收敛得不显山不露水。再继续拉扯的话,许之澜怕自己先受不了。

  她抬手轻轻捂了下自己的眼眸。

  眼眸清亮而含笑,仿佛有点纠结:“但是怎么办,我可能一辈子就愿意谈这一场恋爱。”

  “要是没享受过被表白的快乐,怎么看都会有遗憾啊。”

  苏安夏看着她眼底的笑意,虽然有些醉意上头,但是依然清晰地感觉受到了打击。

  她仰头发出感叹:“啊,明明八字还没一撇的事,为什么我强行被塞了一嘴狗粮的感觉。”

  许之澜见她要晃下吊椅,伸手扶住她:“别激动啊,该激动的人不该是我吗。”

  苏安夏:“……”

  苏安夏:“为什么我有一种感觉,你跟我哥一样狗。真不愧是从小一起长大的。”

  她深呼吸:“不行,我要找林若,我得找点安慰。”

  许之澜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对方就打了微信电话过去。

  许之澜:“……”

  也不知这人到底是真醉还是假醉。

  她瞥了眼,暗道不好:“等下,你用的是我的手机?”

  苏安夏眨巴着眼,林若与往常有些不同的声音传来:“喂,之澜?”

  许之澜感觉眼皮跳了跳。

  这个点林若跟她哥双双离开,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在做什么。

  她开口:“喂,林若,刚刚安夏不小心按到了……”

  苏安夏被窗隙间涌进来的冷风一吹,酒意又重新涌上头:“林若!”

  两头都陷入诡异的沉默。

  苏安夏略带迟钝地继续道:“林若,呜呜呜之澜欺负我是单身狗……”

  许之澜有种没眼看的感觉,她正准备直接按下挂断键。

  那头许之斐冷淡的嗓音传来:“脱单了?这么想听恭喜的话,连夜打电话给所有人?”

  许之澜莫名风评被害,她深呼吸:“还没有,只是……”

  闻言,许之斐语气微嘲:“人都没到手,那你半夜三更打电话做什么?”

  那天林若隐隐说了什么,话语到一半戛然而止。大抵能想象出那头是个什么情况。

  许之澜隔着电话,虽然什么都没有听到但着实有些尴尬。

  半晌,许之斐没有再开口,但是手机屏幕上显示通话被挂断。

  许之澜:“……”

上一页目录+书签下一页

推荐小说

  1. [总裁豪门] 闪婚老公白算计【完结】
  2. [总裁豪门] 豪门重生盛世王女【完结】
  3. [总裁豪门] 她觊觎你好多年【完结】
  4. [总裁豪门] 先婚后宠【完结】
  5. [总裁豪门] 回归豪门后我和反派互穿了【完结】
  6. [总裁豪门] 废物美人在娱乐圈装绿茶爆红【完结】
  7. [总裁豪门] 薄情总裁限量宠
  8. [总裁豪门] 隐婚新妻放肆宠
  9. [总裁豪门] 贺少的天价娇妻
  10. [总裁豪门] 溺宠替身娇妻
  11. [总裁豪门] 蜜婚甜宠独爱妻
  12. [总裁豪门] 叶少的契约娇妻
  13. [总裁豪门] 佳妻如故
  14. [总裁豪门] 律政佳妻宠爱记
  15. [总裁豪门] 天价千金别想逃
  16. [总裁豪门] 首席宠妻无下限
  17. [总裁豪门] 名门夫人不好当
  18. [总裁豪门] 蜜婚如陷
  19. [总裁豪门] 高冷爹地是总裁
  20. [总裁豪门] 豪门殇情乱心
  21. [总裁豪门] 以婚为局
  22. [总裁豪门] 报告爹地:妈咪要逃
  23. [总裁豪门] 婚情脉脉
  24. [总裁豪门] 冷情首席闪婚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