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章 情书

  许之澜回校走到女生宿舍楼底下时, 看到纪玦站在不远处。

  对方又变回了他平日里纯白毛衣,纯黑发色的模样。他手里撑了把黑伞,倚着路灯正在低头看手机。

  许之澜目光掠过对方, 没有多看径直打算上楼。

  纪玦抬眸的刹那,看到她后朝这边走过来。

  下雨天光线有些昏暗,周围没有什么人出门。他朝这个方向走来显得很突兀, 很难让人注意不到。

  许之澜停下脚步。距离上次她把话挑明和拉黑对方已经过了好几天。

  许之澜并不觉得自己同对方有什么交情, 轻轻地皱了下眉。

  纪玦率先开了口:“学姐。”

  许之澜没有带伞, 进学校是沿着屋檐边的小路走的。

  她额前的发丝被水汽打湿了些许,淡淡望着纪玦:“有事吗?”

  纪玦上前几步,想把伞撑到两人头顶上。

  许之澜不喜欢同不熟的人靠得这么近。她后退一步,语气淡而疏离:“不用了, 谢谢。”

  不是所有人的伞都是一样的。

  纪玦拿着伞的手指微顿, 半晌之后开口:“学姐,这几天你好像在忙, 一直没有看到你。”

  他唇角微弯, 温和有礼的样子, 仿佛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并没有被她撞见过。

  许之澜并不吃这一套,她静静问道:“你有什么事找我?”

  纪玦察觉到了她的情绪, 知道对方并不待见自己。

  想到这个结论, 他漆黑的眼底沉了些许, 唇角依然保持着微弯的弧度:“学姐为什么要拉黑我?”

  他离得有些近, 轻轻俯身低头, 仿佛是真的在困惑她的做法。

  不远处有两三个女生经过, 看到这一幕低语交流了几句, 绕道远离了些。

  许之澜皱着眉, 知道这样的场景很容易惹人误会。

  她又退了两步, 敷衍地回答对方的疑问:“加其他异性的微信的话,我男朋友会生气的。”

  许之澜找完理由,突然发现自己跟盛听淮待久了,说话的风格也有点像,开始放飞自我起来。

  闻言,纪玦表情有瞬间的凝滞。

  许之澜瞥他一眼:“没有其它事的话,我先走了。”

  她正要转身,纪玦突然笑了下,语气意味不明地道:“学姐跟盛听淮在一起了?”

  许之澜笑容顿住,她正要否认,又听对方道:“那真是恭喜了。”

  纪玦眼尾挑起。

  可能是有一半血缘相同的缘故,他的神情在某些角度下,看起来有些神似盛听淮。

  但这样的错觉仅仅是一瞬,两人不相似的地方要更多。

  纪玦意有所指般道:“听说他爷爷回国了,最近身体不是很好。”

  许之澜淡淡提醒道:“那也是你爷爷。”

  纪玦轻耸了下肩,似乎并不太认同她的话:“他可从来没有承认过我们母子的身份。”

  他字里行间有些阴阳怪气,仿佛积蓄了多年的不满和嘲讽。

  许之澜抬眸看他:“你的出生本来就不光彩。何况你父亲在盛家的话语权甚至不如盛听淮,你们又哪来的体面?”

  纪玦眼眸沉了些许,他唇角弯起的弧度小了些。

  “学姐,我本来还以为,你跟那些资本家的大小姐不太一样。”

  许之澜语气平淡:“是吗,那可真是让你失望了。我从小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,做不到跟你共情。”

  她觉得纪玦的脑回路还挺神奇,一直把自己放在受害者的位置上。

  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,他和他母亲是一个家庭的破坏者。汲汲营取的各种行为,也不过是为了盛家的财产和势力。

  纪玦收敛了笑容:“学姐倒是向着盛听淮。不过你就没想过,他为什么会突然向你提出交往吗?”

  许之澜见他又开始挑拨离间,不想多言打算转身离开。

  纪玦的声音在背后响起:“学姐不妨多留的心眼,免得被人利用了。”

  许之澜脚步一顿,她转过身来,眼眸微弯如月牙。

  “你可能不太了解,第一,按照盛爷爷对盛听淮的偏爱和他个人的能力,盛家的东西大部分都会是他的。”

  纪玦唇角弯了下,眼底却没什么笑意:“学姐倒是信任他。”

  许之澜不置可否。

  她继续道:“第二,你可能高估了我和许家,盛听淮没有必要耗费这么大的力气来利用我。同样,你也不要再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。”

  闻言,纪玦眼中神色微暗:“学姐有些谦虚了。”

  他轻轻挑了下眉梢,仿佛有些苦恼的样子:“我只是对学姐有好感罢了,学姐不必这样恶意揣测我。”

  许之澜当然不会相信他的说辞。

  她轻笑着竖起手指:“第三,我跟盛听淮没有在一起。”

  她语调不明,慢条斯理的口吻跟盛听淮有点像:“当然了,借你吉言。”

  最后一句杀伤力有些大。

  纪玦沉了眼眸,唇角的弧度带点嘲讽:“学姐年纪轻轻的,怎么眼神就不好使了呢。”

  他轻轻笑道:“传闻中,盛听淮从高中开始,好像女朋友就接连不断吧。”

  许之澜顿了下。

  她淡淡抬眸:“正儿八经谈恋爱,总比同时吊着多个人要强吧。”

  纪玦面色微变。

  许之澜不想再和他继续掰扯,径直向寝室楼走去。

  身后隐约能听到纪玦道:“许大小姐,你会后悔的。”

  许之澜没有理他,轻轻地嗤笑了下,脚步没有停顿。

  另一边,盛听淮回了家,半倚在沙发上眉眼微凝,看着心情并不好的样子。

  苏安夏这几天待在剧组,难得来这里晃悠两下。

  她手里拿着冰淇淋,眼含好奇:“听苏霈说,你不是出门约会了吗?”

  打量了眼她哥的神色,苏安夏得出了结论,迟疑道:“该不会是黄了吧?”

  盛听淮懒懒地掀了下眼皮,喉间微动但没有要否认的意思。

  苏安夏想到自己之前在林若那里打听到的消息,摸着下巴有些疑惑:“不应该啊。”

  盛听淮桃花眼潋滟如常,指尖搭着轻敲了几下。

  他唇角勾起,语调一如既往的散漫:“也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  至少许之澜是心平气和地同他交谈的。

  虽然话语阴阳怪气了些,但没有再像年少时那般扬言要绝交第二次。

  这已经比盛听淮原本所预想的要好很多了。

  苏安夏啧道:“别逞强,失恋了的话,找苏霈陪你喝酒呗。”

  盛听淮双腿交叠,看着平板里还没有完成的乐谱电子稿,微微陷入沉思。

  苏安夏注意到了,探过头有些好奇地想看个究竟。

  盛听淮瞥她一眼,将平板转了方向。

  苏安夏啧了下:“你偷偷摸摸做什么呢?这是线下被拒了,改写情书了?”

  盛听淮轻掀眼皮,语调懒散上扬:“不是情书,不是都跟你说被拒绝了吗。”

  要是写情书有用,他很多年前估计就写个几百上千封了。

  苏安夏托着下巴,没忍住道:“等等,所以之澜到底是怎么拒绝你的,该不会是你理解能力有问题误会了吧。”

  盛听淮悠悠瞥她一眼,三言两语简洁地交代了事情发展的经过。

  苏安夏听到一半,没忍住给他鼓起了掌。

  “我就很好奇,你是怎么做到,把追人这么一件美好的事情,变成相亲的?”

  盛听淮薄唇轻启,正要辩解些什么。

  就听到苏安夏语调提高道:“活该你单身。就这,你准备一辈子孤独终老吧你。”

  她尝试着代入了下许之澜的感受。发觉除非对方对他哥是真爱或脾气真的好,换作是她绝对第一时间拎包走人。

  盛听淮轻挑眉梢,看样子似乎有些不明所以。

  苏安夏微微眯眼:“外界传闻你女朋友从学生时代就如流水,难道那些女的都瞎?”

  盛听淮每次听到这个话题都有些反感。

  他细微地蹙眉:“那些都是假的,都说是传闻了。”

  苏安夏哦了声:“看出来你就只喜欢一个了。但没办法啊,你不追,人家姑娘凭什么被你骗走?”

  盛听淮桃花眼中一片幽深,情绪难辨。

  苏安夏端详着他的表情,突然想通了前后的逻辑。

  “该不会你是习惯了这青梅竹马的身份配置,一定要人家姑娘点头让你追你才追吧?”

  盛听淮唇边的笑意微顿。

  他嗓音微哑,重复了先前的话:“但是她拒绝了,不是吗?”

  苏安夏咬了口冰淇淋,有些匪夷所思道。

  “人家拒绝的是相亲啊,你有问她愿不愿意谈恋爱吗?”

  盛听淮拿着平板的手微顿收紧。

  苏安夏嗤笑了下:“所以说,活该你这么久了,进度条几乎是零。”

  盛听淮垂着眼睫,眼尾挑起没有回应。

  他重新点开了平板,薄唇微微抿起。

  苏安夏追问道:“喂,你听见我的话了吗?有灵感了吗?”

  盛听淮下颌收紧了些许,轻掀眼皮:“有了。”

  见他指尖在平板上轻滑动,苏安夏想看个究竟却被对方挡住:“你做什么呢?”

  盛听淮没多看她一眼,只是唇边带笑,慢条斯理地回答道:“写情书。”

  苏安夏:“……”

上一页目录+书签下一页

推荐小说

  1. [总裁豪门] 闪婚老公白算计【完结】
  2. [总裁豪门] 豪门重生盛世王女【完结】
  3. [总裁豪门] 她觊觎你好多年【完结】
  4. [总裁豪门] 先婚后宠【完结】
  5. [总裁豪门] 回归豪门后我和反派互穿了【完结】
  6. [总裁豪门] 废物美人在娱乐圈装绿茶爆红【完结】
  7. [总裁豪门] 薄情总裁限量宠
  8. [总裁豪门] 隐婚新妻放肆宠
  9. [总裁豪门] 贺少的天价娇妻
  10. [总裁豪门] 溺宠替身娇妻
  11. [总裁豪门] 蜜婚甜宠独爱妻
  12. [总裁豪门] 叶少的契约娇妻
  13. [总裁豪门] 佳妻如故
  14. [总裁豪门] 律政佳妻宠爱记
  15. [总裁豪门] 天价千金别想逃
  16. [总裁豪门] 首席宠妻无下限
  17. [总裁豪门] 名门夫人不好当
  18. [总裁豪门] 蜜婚如陷
  19. [总裁豪门] 高冷爹地是总裁
  20. [总裁豪门] 豪门殇情乱心
  21. [总裁豪门] 以婚为局
  22. [总裁豪门] 报告爹地:妈咪要逃
  23. [总裁豪门] 婚情脉脉
  24. [总裁豪门] 冷情首席闪婚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