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盘哇小说>科幻末世>齿轮之证> 第281章 扫穴犁庭

第281章 扫穴犁庭

    “我反对!”

    戈登的话音刚落,就有一人急不可耐的跳出来,表示拒绝接受这种条件。

    席锋顺着音源看去,发现反对者正是紧挨着坐在戈登右手边的一名泰裔男子。后者的身材矮小精瘦,颜值也是相当磕碜,但嗓门却是奇好,一声“我反对”喊的那叫一个中气十足。

    “居然还真有读不懂戈登的暗示的人啊……”席锋耸耸肩,心道今日第二只挨宰的蠢鸡已经就位了。他倒是认出来了那名瘦小男子的身份——狄拉诺.阿希姆,拥有东南亚总面积最大的橡胶种植园,旗下公司占据了该行业的半壁江山,是闻名宝象郡的橡胶皇帝。一到采割季节,无数的橡胶工人都得指望他才能吃上饭。

    阿希姆的橡胶生意是第一产业与第二产业的结合,即农业和工业他都会插上一脚,完成从原料收集到商品加工的这两个步骤。听起来,阿希姆并不应该对戈登的条件提出抗议,毕竟后者与他之间不存在什么利益冲突,可实则不然,因为阿希姆本就是靠着戈登口中举例的种种黑产起家的。而且哪怕靠着橡胶发家多年后,他也没和那些黑色产业断个干净。

    何况,橡胶种植本就是劳动密集型产业,而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消费需求。戈登之前提到过的“地下赌场”与“风俗服务”,阿希姆也在把它们当成副业在做着,利润还挺可观,正准备扩大规模。如果此刻阿希姆因为戈登的三言两语而彻底缩手不干了,他的前期投入一定会打了水漂。

    当然,在接手了属于自己的那份查普曼家族遗产大礼包后,阿希姆肯定不会是血本无归的状态,甚至还有的赚。但人性的卑劣就体现于此,因为阿希姆正是在场众人中,坐拥黑产最多的人,一旦所有人都同意了戈登的议案,那么他的损失无疑是最大的。

    阿希姆到底是一个精明的生意人,他在电光火石之间便想好了自己表示反对之后的说辞。他的本意,是想要凭借舍弃黑产的“重大牺牲”,来换取蛋糕中的最大一块。

    然……阿希姆的算盘终归是打错了。下一秒,“橡胶皇帝”狄拉诺.阿希姆,为他的贪婪付出了此生最为沉重的代价:

    戈登.加德纳出手了。他极为自然的扇了近在咫尺的阿希姆一巴掌,并正中后者的左侧面颊。

    鬼级能力者那巨大的力道不是一介凡人可以承受的,阿希姆被径直拍飞了出去,且在他落地之前,于半空中便已经死于非命——戈登的一巴掌,让他的脑袋拧转了一百八十度。

    亲手取下一人性命后,戈登像个没事人一样活动了一番手腕,仿佛他刚刚拍死的只是一只孱弱的虫豸:“我话讲完,谁赞成,谁反对?”

    阿希姆那死不瞑目的尸体还没开始凉呢,众人唯恐自己赴其后尘,纷纷抢着表态:

    “我赞成!”

    “我赞成!”

    “赞成!”

    “我也赞成!”

    “好,特别好。常言道,识时务者为俊杰,看来大家都是俊杰。”戈登满意的拍了拍手:“诸位请放心,我戈登一向说话算数,该给你们的,我一分都不会少。席锋,把文件发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席锋再度起身,把事先准备好的文件袋一份份发放给其相应的人选。当然,阿希姆的那份肯定是没有发的必要了,属于便利店大王的那份,他也留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刚刚才被戈登钦赐名号的“俊杰们”,一头雾水的打开面前的文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件袋,仅看了纸面上的文字内容三两眼后,便一个个呆若木鸡,傻到不行。因为纸上写着的,全是自家公司的商业机密,数据还十分精准。

    “别光看第一页啊,后面还有。”见众人都是一副石化般的模样,戈登不由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后面几页,就不是什么商业机密了,但内容依然震撼人心,乃是细致具体,也切实可行的商务分析、未来企划、发展方向等等。对于这几位大亨来说,这薄薄的几页纸的价值,是不可估量的。

    “这些呢,就算是我送给各位的礼物。”戈登双手扶桌,支撑站立,大有会议结束,开门送客之意:“我这些年来勤于金融、醉心经商,也是积攒了不少的心得体会,今日就代俎越庖,提各位拟订了一下各公司的发展章程。大家莫怪,莫怪啊。”

    各家的掌舵人都是默然的应着,这位新领主的御下手段,他们今天算是见识到了。不论是打死阿希姆、自爆商业机密的秀肌肉之举,还是赠遗产、送规划书的行为,都足见戈登的敲打,分寸拿捏的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“厉害啊,加德纳先生,如此准确的数据,就是我手底下的精算师,也要自愧不如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这可真是一份重礼、大礼啊!”

    “加德纳先生了不起!跟着你混,我们都放心,心里踏实的很呐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哪里哪里。”

    双方互道了几句恭维话后,宝象郡的头头脑脑们便急着回去了。戈登当然不会挽留,任由他们自行离开。

    席锋也结束了秘书一职的客串,他看了看手表,满意的说道:“才二十分钟就摆平了宝象郡的本土势力,戈登,你的谈判水平日渐上涨啊。”

    “无非是我这次让利足够大而已,有什么好骄傲的。”戈登的反应中,竟带有一丝遗憾:“可惜,可惜,我没能如愿以偿见到温夫人一面。早就听说那个女人手眼通天,只要开价合适,就没有她弄不来的东西,我失去了一次机会啊。”

    “犯不着这样吧?她也只是迟到,又不是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,可我又要多等上半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中国人有句老话说得好,叫心急吃不了热豆腐。”席锋开解道:“不过话又说回来,你这次打击东南亚黑色产业的决心很强烈啊,真是让我吃惊,我之前以为你只是在敷衍阿金呢。”

    “敷衍金.瓦拉里洛?不会的,在我的计算当中,他将是一颗了不得的棋子,足有关键时刻定下乾坤的价值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律,什么时候可以算到那么久远的未来了?”

    戈登摇了摇头:“一点儿也不久远,正是当下发生的、我们所经历的事。自上个月二十八号,马尼拉五号要塞被兽潮攻破之后,时间齿轮的转速,已悄然变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说过,马尼拉五号要塞的失陷,对于候选者游戏的参赛者们来说,是一场“号角事件”,宣告了赛前热身的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对,而我们这一组,就目前来看,应该是反应动作最快的。在我如此高调的宣扬了神眷者的存在之后,居然没有第二队人马进行呼应。”

    “戈登,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。”席锋的语气分外严肃:“第一,运动会的经验告诉我,起跑线处遥遥领先的人,不一定最后得金牌;第二,也许你以为的那几支不曾采取行动的参赛队伍,他们已经做了什么,只是你我都没有察觉到。”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“你说得很对。”对于席锋的忠言,戈登显然是听进去了:“所以我现在,以及之后的工作重心,就是剔除掉那些影响我推理测算的干扰因素。啊,话又说回来,我之所以决定在东南亚全境开展扫黑行动,除了让阿金知道自己没跟错人以外,也是出于保证“律”的正确率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这二者之间存在什么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有的。”

    戈登清了清嗓子,给席锋解释道:“查普曼家族,及其一干党羽族系的存在,成为了吸食东南亚两郡血液,并且尾大不掉的寄生虫,这其中的典型例子就是原宝象郡总督雷蒙德。”

    “乔瑟夫.查普曼本人可以仰仗火种战役时期的军功和贡献,以一个白人的身份坐稳东南亚领主的位置,但凭什么他的亲族眷属也享此殊荣?大量白人被其安置在了两郡政府的高层里,万岛郡总督帕尔默,倒是土生土长的南洋人不假,可他的存在更像个堵住悠悠之口的活招牌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席锋已经听出了重点:“简直就像二十世纪之前的殖民地一样。所以你在未来会把领主之位让给帕尔默.巴塞洛缪,不仅仅是因为候选者游戏结束,这与你来说已是无用,更关键的是,你知道自己得位不正,坐不安稳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东南亚人民或许可以忍受一个乔瑟夫,但他的子孙后代就不可能了。我常年流连于民间,很清楚这种汹汹大势,绝不可挡,所以我借着四子夺嫡的契机,一口气铲除了查普曼家族与雷蒙德,为帕尔默的上位扫清了障碍。”

    “而你刚一上台,便大刀阔斧的拿民众深恶痛绝的黑产开刀,也是为了做出个明君的姿态来,让东南亚人民再多容忍你一会儿,好稳定的度过这一年多的赛前筹备期吧?”

    “哈,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。”看到自己的谋划被席锋一一点破,戈登很庆幸于他的参赛搭档具备不俗的智力:“还有一点便是,这种类似殖民地式的环境,给了复兴组织很大的活动空间,这也就是我先前提到过的干扰因素。”

    席锋先是一愣,继而连连点头:“还真是。复兴组织的宣传口号与理想目标,正是重建一个遵循旧有秩序,即千禧年之前的政治格局,非联邦制的新世界。这一理念与东南亚人民的呼声不谋而合,至少他们不想再看到一个白人领主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啊,”戈登一边说着,一边拖着阿希姆的尸体走出了会议室:“我此番扫穴犁庭,是想着做出些利国利民的样子来,以此来为我的短命政权延个寿不假。但凭心而论,我虽然是个白人,可也出生于市井,像我手上此刻拽着的这般坏种,我是见得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箭三雕啊,我的朋友。”席锋扳起了手指头:“即能维护社会治安,又能捞到个好名声,还能赶跑复兴组织,回报率很高的行动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算漏了一点。那些从事黑产的人中,少不了枪毙八回都不嫌多的渣滓,正好用来充当你异能的升级材料。”

    戈登把尸体拖至室外,随手扔在了草地上:“像这样的人,你吸收起来就毫无心理负担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戈登,你一定是七位接引人当中,最棒的那一个。”

    压根不知道其余六位接引人是何模样的席锋,竖起了大拇指,用力的朝着戈登比划了两下。随后他的右手食指有意无意的向地上的尸体轻轻一点,后者立即在数息之间化为了一摊血水,染红了一大片青青草地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

    

上一页目录+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