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盘哇小说>科幻末世>齿轮之证> 第280章 族产瓜分

第280章 族产瓜分

    九月六日上午九点四十五分,宝象郡首府吉隆坡,新晋领主戈登.加德纳,正在原属查普曼家族的庄园里迎接客人们的到来。

    本来,这个时间点安排的是他与地下世界的金融女王,圈内外号“温夫人”的超级富豪的会晤,洽谈的主要内容是查普曼家族旗下的诸多产业的易手。可就在几个小时前,戈登临时接到温夫人的消息,对方抱歉的表示,这次约定好的商业会谈,要因为不可抗力而被迫延期了。

    这种突发的日程更改,戈登处理起来不费吹灰之力:他先是客气的向温夫人表达了“区区放人鸽子这种小事,不要放在心上”的意思,接着又委婉的询问后者,能否透露一下其遭遇了什么麻烦,自己或许可以出手帮她一把。

    拉斐尔这边的回应,自然是客套但明确的拒绝了,戈登什么也打听不出来。不过他仍然不死心,直接催动异能“律”,企图推算出拉斐尔推迟见面的原因。

    戈登如此劳精费神的一番苦功,当然不是由于他的八卦心在作祟,而是此君在本质上,与云铭、夏阎算是一类人,都有疑心的毛病。站在戈登的角度,拉斐尔的这次爽约,其实发生的过于巧合了,他不由自主的去怀疑这个节外生枝的小插曲,是否出自于此刻正在步入会议室的某位客人之手。

    三天前,在斯里巴加湾市的金棕榈酒店,戈登当时为了稳定大局,已经进行过一次现场的利益分配了。但是,那次割肉只不过是权宜之计,仅能满足豺狼们的一时之欲,使之短时间内不会反抗戈登凌驾于他们头上的事实。真正良性的、稳固的、可带来长期收益的产业划分,才是戈登将东南亚的权贵阶层绑上自家战车的催化剂。

    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,由于那天谎骗大人物们云集金棕榈酒店的契机,是以威廉.查普曼举办慈善晚宴为借口,这就导致了到场的权贵之中,很大一部分就是四子威廉这一派系的人,即以万岛郡总督帕尔默.巴塞洛缪为首的万岛郡派。那么相应的,支持次子山姆、长子特里克、长女赛西莉娅的那批人,或许是因为避嫌,又或许是其他什么原因,总之,他们缺席了那场瓜分查普曼家族所留下来的庞大遗产的饕餮之宴。

    这伙儿非嫡系人马的宝象郡派,同样是戈登需要争取拉拢到的对象,为此,他才安排了今日的第二次分赃会议。与会者也皆是宝象郡的头面人物,在这片地面上拥有举足轻重的能量,他们在官商两场的影响力,是戈登无法小视的。

    不过,不论是万岛郡一派,还是宝象郡一派,戈登都不需要这些人的忠心太久,毕竟此时距离候选者游戏的正式开始,仅余下十六个月不到的时间了。戈登只需要保证在这最后期限里,自家的后院不要起火,待游戏的结果尘埃落定,他也并不屑于做这个东南亚的土皇帝。这也是戈登为什么早早便将这个“宝贵”的草头王之位作为筹码,成功拉拢到了帕尔默加入己方阵营的原因。评价这一交易,也许只能用一句“吾之蜜糖,彼之砒.霜”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本来,戈登与宝象郡的头头脸脸的协商会,原定安排的时间是在六日下午,身为局外人的拉斐尔,才是戈登优先想要交易的对象。可偏偏前者不早不晚,刚好在这么一个敏感的时间点宣告迟到,倒也不怪戈登疑神疑鬼,想东想西。

    利用异能推算出真相的数次尝试,全部以失败告终,戈登对于这一结果,并不感到失望或是气馁。虽然同为以智谋推演作为主要应用方面的异能,戈登.加德纳的“律”,和陆隐的“神谕”、徐惜的“天策”比起来,压根就不是一个级别的。

    戈登的确擅长推理与算计,但他无法凭空臆测事实真相。每每发动“律”时,戈登都需要备好提前收集到的足够有用的信息,将逻辑建立在蛛丝马迹之上,才可以追根溯源、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推敲因果。这种得出结论的方式,更像是进阶版的演绎法。

    物理学上认为,把当前的宇宙状态通过精确无比的计算,就可以得出下一秒的宇宙状态,而每一秒都是可以通过计算得出结果的,所以命中注定是客观存在的。鬼级的“律”显然还不足以让戈登.加德纳拥有预测未来的能力,倘若他以后可以更进一步,那么他便将成为拉普拉斯妖的化身。

    如果说,“律”尚可以被科学所解释,那么神谕和天策,已完全是玄学的管理范畴了。陆隐和徐惜仿佛两个跟漫天神佛都打好了关系的虔诚香客,后者好歹还是我问一句你答一句,老天爷反馈来的消息也是不甚明朗、模棱两可,需要徐惜绞尽脑汁的解析字谜;而陆隐甚至是神仙主动告密进耳朵里,内容还都是通俗易懂的大白话,就算是天庭上仙亲自下凡提点,也不过如此了。

    “因为情报不足,我一时弄不清楚与温夫人的交易被搅黄了的原因。不过我想,就在这些人里,八成就有坏我好事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宽敞的会议室中,戈登坐于正中央的上首主座,左右两边各就坐着来自宝象郡的达官显贵。虽然他此刻用着含笑亲和的目光,看向面前的所有人,但实则内心里已经给在座的一半人贴上了鬼祟的标签。这种看谁都像嫌疑人的饱和式怀疑法,真的很有云铭的行事风格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整,戈登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确,确认时间无误后,他放下了左胳膊:“好了,不等了,该开始了,迟到的算自动弃权。”

    平淡无奇的开场白之后,戈登舒展双臂,询问众人:“今天谁泡茶?”

    屋内的一众大佬你看看我,我望望你,竟无一人有胆量搭腔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给个意见嘛,不要都看着我。我今天是召集人,不一定当东南亚的领主。”

    这番“谦让”之言,换来的只有他人掩饰尴尬的讪笑。戈登正觉得这会议氛围有点压抑,想要再说些客套话暖个场,就在这时,一个西装革履、半秃谢顶的中年男子,小跑着闯入了会议室,进来的第一时间便给戈登低声下气的连连道歉:

    “加德纳先生,对不起,塞车嘛,对不起!”

    见到戈登沉默的点点头,那中年男人宛如得了赦一般,脚步飞快的就近挑了个位子坐下。

    “席锋!”

    顶着一副南亚人躯壳的穿越者席锋,迈步从会议室的角落里走出。

    “把空椅子搬走。”

    收到命令的席锋立即行动起来。与会者们目送这个有着“西芬”这一古怪名字的印.度裔马仔,麻利的撤走了多余的椅子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戈登也从一旁取过一盘茶具:“既然大家那么客气,那就让我来泡茶。请把手机、通讯器关掉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照做,将卸去电池的通话器材搁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然,又有一发量稀少的中年西装男,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:“对不起,对不起!”

    那人径直来到戈登的身前:“对不起,加德纳先生,我来迟了!塞车,塞车……”

    戈登闻言,玩味似的笑了笑。他已认出,来人正是宝象郡一家零售业巨头的掌舵人:“塞车?你坐的是什么车?”

    “我坐的是……劳斯莱斯。”便利店大王勉强应答道。

    “哼,”戈登冷哼一声:“我们坐的都是湾流,都是庞巴迪,你坐劳斯莱斯,怪不得你塞车。”

    “你坐劳斯莱斯,你根本没有资格来参加这个会啊!”

    劳斯莱斯的车主大窘不已,不知何言以对。其实他并非没有私人飞机,只是戈登今晨突然宣布下午的会议提前召开,仓促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之下,这才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当然,作为一介商业大佬,此人心里也门儿清,戈登讲出这番话的意思,针对的绝不是劳斯莱斯,而是杀鸡给猴看,自己这是不巧撞枪口上了,难说戈登今天会不会放他一马。

    “找个位子坐吧。”

    戈登似乎有意翻篇,便利店大王赶忙低头称谢:“是,谢谢!”

    但在环顾四周,没有看见一张空位后,他已明白——原来戈登真正的下马威在这儿呢。

    “找得到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迟到十一分钟,就是不重视这个会,就是看不起我们,”戈登开始了借题发挥、罗织罪名:“你凭什么要我们当你还是兄弟?”

    “回家等电话,有结果通知你!”

    这通“有理有据”的发言,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给镇住了。走了背道、被戈登抓了典型的便利店大王,望了望左右沉默的合作伙伴,咬着牙离开了。

    陪一票观众演完了这出戏后,戈登终于步入今天会议的主题了:“关于查普曼家族留下的巨大的利益真空,有意分一杯羹的个人或家族,一共有十八家。但以我的评估,其中有九家是不大够资格,吞下那么大的利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分别跟他们的负责人都谈过,他们也很给我面子,总算是把他们都劝退了。”

    戈登嘴上说着话,手上的活计可没停,滚开的现烧新茶已经泡上了:“今天,就剩下我们九家,刚才又退掉一家,那就是八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算是实力派,但是我呼吁各位要团结。如果所有人都哄抢起来的话,到最后,一定是谁都没得吃。我希望大家和气生财,共同把查普曼家族这只肥羊给宰杀分润好,共同分取乔瑟夫.查普曼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老爹很有钱啊,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一旁陪坐的席锋,诧异的抬了下头,他没想到戈登居然还没忘记这个“乔瑟夫的私生子”的人设。

    “我提出一个方案,大家来研究。”铺垫了这么久,戈登终于图穷匕见:“啊,也不算研究,算是帮我的忙。”

    “讲白一点,查普曼家族的遗产,我可以一分钱都不要,你们自己协商,该怎么分就怎么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台下无一人不被这话震惊到瞠目结舌,因为他们的心理准备完全是反向建设。所有人都以为戈登的打算是他独自吃肉,顶多留下点骨头,甚至只有汤水给其余人分一分。哪里会想到这位新上台的领主居然这么大方,宛如一个善财童子般惹人喜爱。

    来自宝象郡的几位大人物们,花费了几秒钟定了定心神,重归冷静的他们都意识到——戈登开出的价码如此优渥,已经远超收买人心的范畴。这不可能是一块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,而是背后危机重重的香甜诱饵。

    “我提出两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果然,戈登的赠予不是无偿的:“第一,在座的都是有正经生意做的体面人,我希望大家不要去碰那些非法的、灰色的产业。如果旗下有那种生意涉猎的话,还请尽快处理掉,我就不会追究了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我近期就会着手打击全东南亚的各类黑产,包括但不限于缅北省的电信诈骗、马来省的地下赌场与钱庄、清迈省的风俗服务,以及金三角的毒物种植、炼制、运输和分销一条龙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,社会必然会迎来短暂的、不稳定的阵痛期,各位的生意难免会遭受一点损失。如果大家愿意给我戈登一个面子的话,或者也只是单纯看在我让利那么多的份上,这件事情,不要拖我的后腿。”

    “我话讲完,谁赞成,谁反对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

    

上一页目录+书签下一页